三捨

脱非入欧乃吾等至高的追求

听说凌晨两点不睡觉你会看见……

*生日贺文哦
*半夜脑洞补全系列产品
*未成年注意(所以没有🚗
*甜饼吧…应该
*作者今年幼儿园毕业(bushi
以上没有问题就请享用吧!
——————————————————
我,白夫人,沉迷吸起。如果有一天一个活的白起站我面前了,我肯定一个螺旋跳跃扑倒。曾经,我是这么想的。

当一个快乐肥宅的乐趣在于垃圾食品、冰阔落和美国时差。而我,当之无愧肥宅界楷模!每天都在月朗星稀(黑漆嘛乌)的时候蒙在被子里敲手机。

我偶尔想想都觉得白色的屏幕光照着我这么一张油腻的脸盘,活生生就是一个恐怖片啊!看着深夜微博转发的那些“晚睡的危害”“熬夜猝死”我内心一阵害怕,随后转发,继而去lofter找粮吃。

你不懂,一个压抑了一年的孩子内心对手机的渴望有多么热切!!我跑题了?哦对,好像有点跑了……

话说一个月黑风高夜,我依旧在愉快地网上冲浪并时不时地发出怪异的声音…比如痴汉笑“嘿嘿嘿”,比如“小宝贝儿,从了大爷我吧!”,比如“奶*奶*大白腿嗷!”,又或是“啊~白起大宝贝儿!我的白月光 啊!”……没错,这是我的全部爱好。

作为一个透明,我看文舔图点赞打尻并表示“产粮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我,也有“睡到白起的梦想啊!”最后那句话鬼使神差地飘了出来,怪不好意思的…我忸怩了一会儿又觉得“反正也没人听到,管他呢。”

按照常理,凌晨两点的确是没有人听到的,没错,按照常理…

“咳咳…咳咳咳…”空荡荡的卧室里突然传来了咳嗽声。我咳的吗???我诧异地捂住嘴巴,不是,应该不是。那就是我的耳机在播放什么了…我划开菜单,不对,我什么都没放啊…………我是绝对不信什么灵异事件的,但,好像,有点……那就是我幻听了,没错,幻听了。

我煞有介事的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点点头,故作大声地说着:“自己吓自己能把自己吓死,哈哈哈…”

“那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东西!离我远点啊啊啊啊啊啊!”我听到了!在我的不远处有一个成年男子雄浑的声音!流氓?小偷?亡魂?

“走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情急之下拍开灯的开关,闭着眼睛将枕头乱挥,似乎又把什么甩了出去。

“我报警啦!!你别轻举妄动!你要什么我都没有!小命也不会给你的!我还未成年!我、我平时信佛的!总之你别乱动!”

这个时候我就很怨恨自己为什么要在卧室装隔音壁,天要亡我!

在我准备拿数据线和他决一死战的时候,他发出了声音:“你冷静一下,我不是坏人……”

我紧闭双眼把脸埋在枕头后面,颤颤巍巍地问:“不是坏人你大半夜的私闯民宅?耍流氓啊!”

他愣了几秒,没有靠近,颇有些慌乱地开口:“我不是…那个…我跟你解释,你可以先把眼睛睁开吗?”

睁眼的一瞬我承认我的狗眼要被灯光晃瞎了,再加上眼周的泪花,我隐约辨出站在前方的是一个实体的人,甚至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你,你等会儿,别乱动,我找眼镜。”我低头抽出几张纸擦擦眼泪,便去找床头的眼镜。

等等…等等…找不到啊……我有些尴尬地抬头,眼前就是我的那副眼镜,看来,的确不是坏人。我窘迫地接过:“谢谢…”

“没事,是我吓到你了。”他的话语里饱含了歉意。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个流氓…啊不,蜜汁男子的声音很好听啊!甚至有点像…

“白…白起…的coser?”

虽然我近视300度,但我以快乐肥宅的快乐发誓,这个谜之男子和白起的相似度达到99.999%那么问题来了,这个coser究竟为何深夜闯进民房…莫非是什么整蛊节目吗?

正当我心里的弹幕疯狂发射的时候,这位“coser”开口了:“coser是什么?”我闻言顿了顿,突然发现我似乎站在床上,就红着脸尴尬地下床,“coser”似乎想要扶我,最终收回了手。

这个瞬间我又开始动起了脑瓜整理语言,他不知道什么是coser,但并没有提问白起是什么,再加上这个好听的声音,礼貌的动作…我抬头目测了一会儿,还有这么高的个子…怕不是…

“我在做梦!”我恍然大悟。

终于!我终于梦到过白起啦哈哈哈哈哈!圆梦啦!我激动的蹦跶了一下,凑上前细细地摸了一把:“值了值了!充了那么多钱做了一次这么真实的梦!老夫圆寂了!”这个梦境体在我摸到他的那一刻颤了一下,僵在了原地。

他红着脸很不自在地抚上后颈……“我…”

我瞪大了眼睛赞叹道:“天呐!连小动作都copy了!太棒了!我滴宝贝儿起啊~让我抱一个!”

正当我罪恶的小手伸向他的腰际时,他匆忙开口:“女孩子,要矜持点…要抱也是我来抱你……”他最后的这一句小声到不能察觉。

我哪里管这么多,痴汉笑着一把抱住:“白先生,难得出现在我的梦里,不让我爽个够怎么能行呢,嘿嘿嘿。是你太害羞了呼呼嘿嘿嘿嘿…”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体表的温度逐渐上升,似乎在纠结要不要开口。

我这么善解人意,大方地扑在他怀里蹭了蹭:“先生,有什么要说的你就说吧,就当在梦里发的福利好了。”

他清了清嗓子犹犹豫豫地说道:“那个…咳…你不是在做梦。”

“太人性了吧!太贴心了吧!好!我就当我不是在做梦!”我感动地又将胳膊收紧了些。

“咚咚…咚咚…”心跳声清晰可闻,就连鼻尖的香气也是那样鲜明,就像…真的一样……就像,真的一样?!?!

我停止了脑袋的蹭动,僵硬地松手,脸上的温度一下升高。我捂着脸低下了头,掐了自己一把,“嘶—好痛…”

我不敢再去思考再去看他,祈祷着这只是一个过于真实的梦。不然!自己这么痴汉的一面暴露出来真的比死亡还难受啊!而且…我似乎…没穿内衣就抱住了他啊!!!我急忙向后撤退,定了定神,假装冷静地询问:
“我…不是在做梦……”

“不是。”

“你也不是我梦里的…呃…”

“嗯?什么?”他向前靠近了几步,又很快停了下来。

“不不不,别、别过来。既然你不是什么坏人,你就快走吧,无事发生无事发生。你我本就不相识,何必这么尴尬呢,你说是不兄弟。”我窜到床边,可以说是落荒而逃了。

他拉住了我,语气上佻:“不认识我,你还抱我?”

流氓!流氓!流氓!

我恼羞成怒却又挣脱不开,虚虚地开口:“我,我认错人了,大晚上的谁看得清啊,对吧。”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是在自己骗自己了。

“认错?你刚刚好像还叫了我的名字啊。我听错了?”他有些好笑地看着我。

我这没出息的就那一眼便醉在了琥珀色的星空里,不自觉地念出了世界上最短的咒语:“白起。”

“嗯,我在。”

我喜欢着的,我想念着的声音,此刻真真切切地被我感知到,不是通过耳机的电流,而是声带的振动产生的音律流过空气传到我的耳中。

不行!太丢脸了!跳楼算了!“啊啊啊啊我干了什么!完了全完了!”男生绝对不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吧!况且,他是,白起啊,我的白先生啊……

隐隐约约有了些低笑声,他的嘴角牵起好看的弧度:“你抱我的时候没见得这么胆小啊。”

“那还不是因为……”我急着要解释,又觉得会越抹越黑,就住了口。

“因为你以为你在做梦?”他好心地帮我说出了下面的话。

“……嗯。”我揉搓着睡裙的裙角努力放松自己。

“做梦也不能,嗯,那个……”没听见下文,我有些好奇地抬眼看他。原来啊,这位先生并没有比自己淡定到哪里去,红红的耳尖暴露了他的心绪。

见他这样,我倒是放开本性皮了起来:“谁说的,要是做梦,那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我就可以为所欲为啦。什么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

他脸上的红晕随着我的话语不断加深,眉头也皱了起来,开口就是一通教育:“女孩子,思想要阳光,不能太过早熟。你又是个未成年人,更要注意。见到陌生男性千万不能轻易放松警惕…………”

天呐,搁别的白夫人那早就亲亲抱抱你侬我侬了,为什么这个白起妈系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果然,穿越文小甜饼都是假的!假的!

“对不起,警察叔叔,我知错了,我深切反省。”我乖乖跪坐在地上接受教育,实际上内心早奔各种r18片段去了。

他想起刚刚的那些场景,叹了口气:“你啊,就这么信任我么?”他弯腰坐在了我对面。

我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扬起笑脸道:“因为你是白起,所以我无条件的相信你。”

琥珀色的星空晃了晃,亮起了光芒。他抬手抚摸着我的头:“这样的信任,只对我一个人,好不好?”

没听说过穿越后撩妹技能还会升级啊?我飘忽忽地应着:“嗯,好。”过了半晌我才想起来有一个重要的问题,美色误人美色误人,“白先生,你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

他笑着:“这是秘密。”

唔…狡猾!好像,还有件事…很重要……是什么………

“好了,很晚了,你要早点睡。”说罢他就要来抱我,我有些期待地闭起双眼,却迟迟没有感受到温度。

“?”

“乖,自己去躺好,我帮你关灯。”他神色不太自然地站起身。

我也纳闷,说好的亲亲抱抱一个都没有,失落……算啦,要听先生的话,该睡觉了。我慢吞吞地爬上床把头闷在被子里,又偷偷地掀开一条缝去看他。

他冲我温柔地笑了,那样的笑有一瞬而逝的苦涩。

关了灯,听觉敏感了些,我能听到他细细的呼吸声。“白先生…”

“怎么了?”他俯下身询问。

“你陪我睡觉…”话刚出口我有些庆幸灯已经关了,又怕他不同意,用带了撒娇意味的语气恳求着“好嘛?”

细细的呼吸声停住了,接着又加重了些力气。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在我快要说出放弃的话语的时候,他涩涩地说了“…好。”

等到他的体重将床垫压下的那一秒我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了不得的蠢事,这样根本睡不着了啊,会不会因为心脏跳动过快而死啊……

他的呼吸,有着温度的呼吸洒在我的耳畔。还好,灯已经关了。还好,我背对着他。又是一段沉默,他没有了动作。这样,也挺好啦。

一股轻轻的力道隔着被子环住了我,我这是,被抱了吗……我睁开眼睛平复着紊乱的呼吸,那些小黄/文看多了还是没有用啊!

“白起…白先生…”

“嗯?”他的声音像一片羽毛扫过心尖。

“我今天这么失态,会让你对我的印象分下降吗……”我闷闷地问着。

他轻笑了一下,鼻息也被呼了出来:“不会,但你只能对我这样。”

心动,早就对他心动了。想告诉他,真的很想。

“我…我真的很…很……”窝囊死了!偏偏这个时候无法洒脱又帅气地向他表露心意。

“嘘—”他示意我噤声。

一秒,两秒,三秒……过了多久?困意渐渐泛了上来。
.
.
.
“这种话,应该由我来说。”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传到了耳尖。

我握紧了手,也许是睡得迷糊了,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含糊不清地问着:“什么?”

“我…不,要等你长大后才能说。”

太热了吧,太热了,不然为什么我浑身冒着汗呢,好像发烧了一样。

我闭起眼,将要睡着,脑子里想起来那个重要的事情。

在陷入梦乡前的前一刻,我说:

“生日快乐,我的先生…今后…都会有我……陪着你………”

他听着我的哼哼,将鼻尖埋入我的颈窝,如果我没睡着的话一定能看到他眼里的星空漾出水来。

他那样小心翼翼又那样虔诚:“好,我等你长大,我的小姑娘。”

————————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才发现是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我抹抹脸:“果然是梦啊…”我放空了几秒忿忿地说着:“早知道就该扑倒他啦!”

不知从哪来的微风卷起了我的发丝,我垂眸看见了枕边有一片银杏的叶。

“这样的梦,好像也不错。”Fin
———————————————————

我来叨叨了:
关于白起究竟是怎样来到这里的……他说是秘密,我偏要说出来!因为“请带我去她的身边”是他的生日愿望啊.
因为年龄的关系所以温柔的先生选择保持了距离.
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你自己猜啦(别打
祝白先生生日快乐!岁岁平安!
最后,非常感谢您的阅读♡